论坛
沙雅县公安局:“疫”线警察的心里话
2020年02月28日   来源 : 清风网
 清风网讯(通讯员  邓丽娟   窦明媛)  他们是沙雅县努尔巴克乡派出所的民警,“80、90后”的他们,是儿子,是父亲,是丈夫,但他们最重要的身份是人民警察。
 
    “疫情当前,警察不退”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,在沙雅县公安队伍中,这声音喊出的不只是一句口号,传递的不仅仅是战“疫”必胜的决心,还有他们对这个职业的热爱,以及他们在这个职业中体现出的忠诚和担当。
 
    艾合买提·玉素甫:
 
    疫情过后想抱抱孩子
 
    “爸爸,爸爸……”当视频电话里一岁多的“小可爱”对着手机张开双臂要抱抱时,艾合买提·玉素甫的心都融化了。
 
    30岁的艾合买提·玉素甫家在沙雅县城,他是努尔巴克乡派出所的办案民警。平时一周能回家一次陪陪孩子,疫情防控期间,坚守在岗位上的他只能通过视频表达父爱。
 
    “当警察是我小时候的梦想,20岁上警校,毕业后我又通过自考拿到了新疆大学法学专业的大专毕业证。学得知识多,就能更好地为群众服务,农村群众法律知识匮乏,普法也是我们的工作重点之一。利用疫情防控,群众都在家的时间,我们开展入户走访工作,给村民们做宣讲,顺便了解他们的困难诉求,提供帮助,我觉得我的工作很有意义。”艾合买提·玉素甫说。        
 
    英阿瓦提村村民苏力坦·买合木提夫妇俩都60多岁,患有慢性病,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。同村的阿曼·热合曼疫情防控前在塔里木乡放羊,没来得及赶回家,家中妻子带着3个年幼的孩子,生活上多有不便。疫情防控期间,这两个家庭成了艾合买提·玉素甫的重点关照对象。“利用入户走访的机会,我去帮他们劈柴,打煤块,给他们送粮油、蔬菜。”艾合买提·玉素甫说。
 
    在县城,艾合买提·玉素甫的家人同样遇到过生活物资缺乏的问题。对此,他说:“家里的事情交给妻子操办,我很放心。城里买生活物资毕竟比较方便。由于工作的特殊性,我对家人亏欠很多,不是个好儿子、好丈夫、好爸爸,也非常感谢家人对我工作的支持。”
 
    外力·合力力:
 
    有时间要在父母跟前尽孝
 
    31岁的外力·合力力是努尔巴克乡派出所教导员,参加公安工作8年,从基层一线的办案民警成长起来,他坦言,这份成功离不开党的培养和父母的教育。            
 
    外力·合力力的父母在沙雅县经商。今年春节,对于他们一家来说注定难忘。外力·合力力的妻子是沙雅县看守所的辅警,弟弟是库车县公安局阿拉哈格镇派出所民警。此前,兄弟俩的3个年幼的孩子都由父母帮带,年前,弟弟才把3岁的儿子接回库车,疫情防控期间,没办法送回父母身边。这个警察之家,只有两位老人和外力·合力力的两个女儿一起过年。
 
    “我们兄弟俩轮流给父母发红包。平时他们开商店,每天都有收入,生活上没什么问题。疫情期间,没有经济来源,生活上肯定不方便。父母患有糖尿病,母亲有高血压、心脏病,我们做儿子的不能在身前照顾,只能打点钱让他们买粮油、买药。”外力·合力力说。
 
    外力·合力力的大女儿4岁,小女儿2岁。“我家这个小女儿,现在不认我,我一抱上她就哭。”外力·合力力笑着说。
 
    疫情防控期间,外力·合力力把对家人的愧疚藏在心底,把全部精力都放到工作上。“前几天,我们乡种温室大棚的牙克甫·肉孜给我打电话,说汉族老板疫情期间过不来,现在大棚里的蔬菜需要施药,乡里的农资店没开门。我帮他联系了农资店的店主,买了药送去,又帮他把大棚里的活干完了。疫情期间,我们要求每个民警必须做到群众有难第一时间帮忙。遇到口罩脏了的农民,民警会把自己口袋里的新口罩给他们用。我们要切实做到,把群众当成自己家里人,把群众的事当成自己的事。”外力·合力力说。
 
    胡建斌: 想对妻子说“你辛苦了”
 
    36岁的胡建斌是土生土长的沙雅县海楼镇人,他的从警生涯也是从海楼镇开始的。如今,他工作调动到努尔巴克乡派出所任副所长,同事们对他的印象是:实诚,能吃苦,工作能力强。
 
    至今,在沙雅县公安系统仍流传着胡建斌在海楼镇派出所依干其警务室时,徒步10公里帮村民找走失的两只大公鸡的事。“刚开始顺着脚印好找,后来脚印没了,鸡没找到,报警的群众说,丢的两只鸡不要了,你别再帮我找了,以后鸡要是再丢了,我不报警了。” 胡建斌的同事说,看到他为了找到那两只鸡,徒步10公里,鞋子、裤腿上全是土,村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。
 
    到努尔巴克乡工作后,胡建斌能说一口流利的维吾尔语的特长也让他成了群众的翻译官、调解员。2019年12月底,胡建斌调解了一起邻里纠纷,30年的邻居为了一棵白杨树红了脸,导致劝架的老人受伤,他从中调解了七八次,两家人又咨询了律师,最终达成一致意见,由过错方赔偿3.5万元。
 
    “这棵白杨树长在两家人的田地中间,过去,两家的地以这棵树为界,虽然没明说,但两家人都觉得这棵树是自家的。前几年,马某把树砍掉了,这事成了王某的心结。去年冬天,王某酒后想起这件事,去找马某理论时动手打人,马某母亲劝架伤了两根肋骨。虽然这事解决了,现在两家人重归于好,但是对于管片民警,我还是提出了严厉批评。如果我们群众工作做得更细致一点,这件事早一点从群众嘴里说出来,或许我们能早点帮他打开心结。”胡建斌说,这件事后,努尔巴克乡派出所结合“百万警进千万家”活动,对全体民警、辅警做好群众工作提出新的要求:不能只走进群众家里,更要走进群众心里。
 
    胡建斌的妻子是沙雅县职业技术学院教师,两人结婚10年,女儿8岁。他从警8年来,家里的事基本上由妻子操持,照顾父母,给孩子开家长会、辅导作业。“都说警察的妻子是超人,我想对她说一声‘你辛苦了,大家交给我,小家交给你,请你放心。‘”胡建斌说。
 

分享按钮